春天的杨柳絮对过滤器是场灾难,飘絮阻塞任何试图阻截它的空气过滤器。若你那个地方杨柳成荫(老的那种),你就应该在空调设计时采取相应措施,如改变进风口高度或在进风口加护网,若措施不当,你就只剩一招:在飘絮的季节勤换过滤器。


北方,偶尔有个初春的早晨,细雨在地面结成薄冰。过滤器视细雨为颗粒物而阻拦,水滴在零度以下的滤材上结冰,并迅速地将过滤器封堵。由蓬松材料制成的过滤器(大多数低效率过滤器)能挺一阵子。当滤材为致密的滤纸时,一个小时就足以将过滤器冻死。北方还有一种景色:树挂,或称“雾松”。雾是更小、更轻的液态颗粒物,它在零度以下的物体表面结成冰晶。过滤器会因冰晶附身而透不过气来。如果你那里可能出现冰雨或树挂,最好手头留一套过滤器备件,以备应急使用。


雾是微小水滴,碰到过滤器,与滤料上的积灰混成泥巴。如果滤料很蓬松,泥浆会随风进入过滤器下风端,过滤器还能凑合着用。如果滤材致密或吸水变软,泥巴会将过滤器糊死。对于带有脉冲反吹清灰功能的过滤或除尘装置,滤材上有泥巴,清灰功能失灵。有些过滤器可能不怕连阴雨,但怕持续的雾。阴雨天粉尘少,而且稍有措施就能将雨水挡在过滤器之外。


雾天的粉尘可一点也不会少,更何况,任何措施也挡不住雾。氢氟酸对玻璃有强腐蚀作用,高效过滤器的滤材是玻璃纤维,可偏偏有些洁净厂房内会出现高效过滤器最惧怕的氢氟酸。例如,显像管的制造过程中要用氢氟酸清洗玻璃外壳,而清洗工序要在装有高效过滤器的洁净厂房内进行。虽然空气中的氟化氢会破坏高效过滤器中的玻璃纤维材料。有些“屏清洗”车间采用全新风系统,但为了节能,另一些设计使用大量循环风。对于后者,高效过滤器中的玻璃纤维成了氟化氢的“保险丝”。有循环风的屏清洗车间,无一幸免地遇到过高效过滤器被腐蚀的问题,有时甚至造成恶性事故。当高效过滤器不得不接触氟化氢时,终阻力就不再是判断过滤器使用寿命的依据,管理者应强制性地规定过滤器的更换周期。新的高效滤材 PTFE 不怕氟化氢,但如果将它用到上述场合,等于将“保险丝”换成了铜线。


如果想要了解更多关于空气过滤器和空气过滤棉的信息,请登录广东富瑞希空气净化过滤制品有限公司的官方网站。


2018年07月07日

空气过滤器难以应付的场合是什么?

添加时间: